亚博app买球

我才出生,你會陪我茁壯成長嗎

奧賽金牌得主付雲皓北大肄業,被質疑後的價值觀思考

[複製鏈接] 1
回複
4971
查看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樓主
跳轉到指定樓層
分享到:
發表於 2018-5-15 00:00:00 | 隻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原標題:兩次獲國際奧賽金牌的北大肄業生付雲皓被指“墜落”引爭議——奧數天才被質疑引發人才評價之爭

【新聞回放】

近日,《人物》雜誌一篇題為《奧數天才墜落之後》的報道,使曾兩次以滿分摘得國際數學奧林匹克競賽(IMO)金牌的付雲皓沉寂多年後再次走進公眾視線。
付雲皓當年被保送北大數學科學學院,卻因在大學期間大部分科目“掛科”而無法順利畢業,後來在廣州大學數學係獲碩士、博士學位,現在廣東第二師範學院擔任數學教師,這與人們對他在學術研究上嶄露頭角的期望似乎落差頗大。報道一經問世就引發了廣泛關注,而付雲皓本人隨後在知乎上發帖對報道內容和“墜落”的表述提出質疑,將相關討論推向了高潮。

“15年淡出視線”引來媒體關注

《人物》雜誌的報道稱,在中國國家隊30多年的奧數參賽史上,取得付雲皓這樣成績的選手總共隻有3名,他更是唯一征戰了兩屆IMO“相對困難”級別的中國選手。然而,從2003年付雲皓第二次獲得IMO金牌並入讀北大數學科學學院至今的15年裏,他仿佛銷聲匿跡了。

報道的字裏行間有意無意地流露出“傷仲永”式的惋惜意味:付雲皓昔日輝煌的奧數戰績與他如今“在這所以培養小學教師為目標的二本師範學校”講授自己“在小學就輕鬆掌握的知識”對比鮮明,“墜落”之意不言而喻。

“現在參賽的學生,10年後將成為世界上握著知識、智慧金鑰匙的勞動者,未來屬於他們。”這是蘇聯科學院通訊院士、曾連任兩屆IMO主席的雅科夫列夫教授作出的著名論斷。這在一定程度上表明,有資格踏上IMO戰場的年輕人擁有他們所處時代最傑出的數學頭腦。

如報道所言,“在自己生命的前18年裏,數學天賦是付雲皓王國的主宰”。高中3年,付雲皓幾乎沒學過數學課以外的課。進入大學後,付雲皓百般不適,先是沉迷於網絡遊戲,然後在數學外的其他學科課程中屢屢掛科,最終因為物理補考成績不及格隻能從北大肄業。

對此,南方都市報評論稱,當年的付雲皓仍然是一個教訓,足以提醒天下的父母和教師,要正確引導孩子成長,既不要捧殺,也不能棒殺。

當事人回應:腳踏實地奮鬥為何被惋惜

麵對輿論的熱議,付雲皓很快作出回應,在知乎上發表了題為《奧數天才墜落之後——在腳踏實地處》的自白書,用略帶自嘲的語氣,表達了對相關報道的看法,時隔多年第一次談及自己的“天才”往事。

在自白書中,付雲皓說他並不理解報道中所體現的價值觀——優秀的人從事基礎工作,就是一件很可恥的事情,是天才墜落了。“現在的我,正穩穩當當地一步一個腳印踩在基礎教育的道路上”。

麵對各種不同的聲音,我們不禁要思考這樣一個問題:奧數天才的人生道路有固定的標準嗎?

“奧數冠軍在師範學院教書,在不少人看來可謂‘大起大落’,但每一個人都擁有對自己人生選擇的權利。畢竟,人生隻有一次,相比活在別人的眼光裏,活出自己想要的樣子,更為重要。”這是人民日報對奧數天才“墜落”之爭的評論。

中國教育報評論指出,成功的定義有千百種,付雲皓隻不過選擇了自己認為的一種。奧數學得好的人,本沒升天,所以,也就無所謂墜落。多家媒體評論也認為,不同的人對成功或有不同的定義,但可以斷言,界定成功不能隻有一把尺子。否則就是窄化了成功,對成功的定義過於刻板,顯然不可取。

正像付雲皓自己所說的,有熱情,所以去鑽研;有碰撞,所以有火花;有執著,所以才耐得住寂寞。

奧數天才質疑風波後的冷思考

圍繞付雲皓的報道風波,折射出社會對人才評價的某種誤區。

“我不讚成媒體報道其‘墜落’的觀點。”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薑朝暉博士認為,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成長道路,哪怕是天賦異稟的天才,“反倒是現在的教育觀、成才觀以及社會輿論環境,值得我們去反思”。

在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看來,對奧數天才“墜落”的質疑,是單一評價導致的問題,而非奧數自身的問題。“單一的教育評價體係,已令很多學生、家長形成功利的升學成功觀。”熊丙奇說,以考進名校作為成功的標誌,與日益多元的個體職業發展選擇產生矛盾,這是近年來名校畢業生、奧賽獲獎者選擇“普通職業”引發爭議的根本原因。

熊丙奇認為,消除這類爭議,需要建立教育多元評價體係,“每個個體有屬於自己的人生選擇,不能因為沒有選擇大家設想中的人生發展道路、成功模式,就認為是失敗”。

“個性化的教育觀和多元化的成才觀,包容的社會輿論環境,應該成為新時代的價值取向。任何人隻要忠於自己、堅持奮鬥、奉獻國家,不論從事什麽職業、何種崗位,都值得尊重和肯定。”薑朝暉說。




上一篇:單親母親負擔不起留學費用,大學肄業後,我選擇了放手
下一篇:因病不得不大學肄業 萬般無奈下的求生求助
誰來看過此貼
此貼被TA們瀏覽了4971次
我愛亚博app买球^_^
回複

使用道具 舉報

沙發
 樓主| 發表於 2018-5-15 00:05:04 | 隻看該作者
從兩屆國際奧賽冠軍到北大肄業,天才的學術路到底該怎麽走?                 

看點 前段時間,《人物》“奧數天才墜落之後”一文講述了兩屆奧數冠軍付雲皓,在十五年中,從備受期待的數學天才到逐漸在學術界消失的經曆,引起一片唏噓。美國奧數隊總教練羅博深作為一個IMO的親曆者同樣對這一問題進行了反思。下文中,他從IMO賽製說起,對奧數及數學對孩子的作用進行探討。在他看來,學生們可以用挑戰自我的心態來對待奧賽。而最終是否走上學術的道路,都是在以自己的方式作出貢獻。

文丨羅博深 編輯丨李臻


今年一月份的時候曾受邀到武漢給中國奧數國家集訓隊做過一場演講,也因此與付雲皓有過一麵之緣。演講結束後與幾位集訓隊的教練一起進餐,交流的過程中,並不知道付曾是IMO兩屆滿分得主,隻知道更夠帶中國奧數國家集訓隊的教練肯定都不是等閑之輩,沒有想到,再次聽聞其人竟然是網絡上鋪天蓋地對天才墜落的感慨。

自從《人物》雜誌的文章在網絡上引起熱烈的討論之後,有好幾位中國學生先後問我對付雲皓有什麽評價。因為與付並無私交,所以對他的個人進行評價實在無從下手,但作為一個曾經的IMO的親曆者,現在又帶隊美國奧數隊,並且也在高校繼續從事數學研究,看到與奧數有關的事件成了如此廣泛的熱點話題,一方麵十分高興付的發聲為基礎教育正名——培養基礎教育人才、讓無數家庭受益,這對社會做出的貢獻當然不亞於高等數學研究!

  
但《奧數天才墜落之後》一文中的一些描述和觀點在我看來並非沒有根據,《自白書》發表後網民們180°的態度轉變,甚至痛斥中國社會價值觀扭曲,我認為也有些矯枉過正之嫌,而這可能是大眾對國際奧林匹克數學競賽和真正的數學學術研究不甚了解所致。

天才是否墜落?


這可能要從IMO滿分到底有多難得開始說起。

每一年,全世界所有參賽國家(2002-2003年的參賽國家是80多個,現在數量已經上升到了100多個)選拔出最優秀的6名中學生,代表各自國家的最高初等數學水平征戰IMO賽場,而這幾百個已經非常優秀的參賽者裏能夠獲得滿分的寥寥無幾,有的年份甚至根本沒有滿分出現。

2002年的參賽選手一共479名,其中39位金牌得主,3位滿分得主,其中就包括付雲皓;IMO的6道題包含了數論、幾何、代數和組合數學這四門學科廣闊得令人發指的知識點,每道題7分,一共42分,這一年,排除3名滿分得主,排名第四的選手得分僅僅36分,相當於幾乎做錯了一整道題,而“隻要”-得到29分,也就是做對四道題以上,就可以得到金牌。

能夠兩次拿到IMO冠軍的人,在我看來,與奧運會上摘金、打德撲打到世界第一,或者十分鍾內吃下72根熱狗的人一樣,一定都是極具天賦與能力,並且有勇氣突破自身體力或腦力極限的非凡之人。

再來說說社會期待。哪怕是在美國這個好像大多數人並不重視數學的國家,能夠征戰IMO的選手都會受到來自周圍人的超高期待,所以對於一個兩次獲得IMO滿分的人,他的光環有多大、有多少雙眼睛在盯著他,那就可想而知了。這種壓力和期待在任何地方都是會有的,哪怕不期待他最後成為數學大師或者在學界做出貢獻,也萬不會想到他這樣一個曾獲得極高成就的人無法順利完成大學學業。

所以說旁人的失望當然會有,不能一竿子打倒為記者的或者社會的價值觀有問題。但我想對這個落差感受最深切的,還是付雲皓自己,從冠軍光環到北大肄業是墜落,走出低穀到現在的腳踏實地亦是上升。況且付僅僅30歲出頭,如果願意,在未來這麽長的人生裏,一定還有無限的可能性。

學術路已斷?


付雲皓關於學術研究的一番闡釋和對《奧》文看低教書匠的責問十分精彩和慷慨激昂——“學術,就是學術本身。是因為有熱情,所以才去鑽研,是因為有碰撞才有火花,是因為有執著所以才耐得住寂寞”——這句話的確沒錯。但我想提醒還在求學的學生們,雖然學術不分高低貴賤、廟堂江湖,如果有心學術,掛科和肄業一定是會影響學術研究的道路的。

為什麽這麽說?如果把IMO比作2000米跑,那麽學術研究可以說是馬拉鬆,難度完全不是一個數量級,需要的技能點也不一樣,除了天賦之外,還需要異於常人的耐力和對研究方向的敏銳判斷。

以我自己的親身經曆,雖然本科和研究生一路都是學的數學專業,但我在博士之前都並不完全明白純數學的學術研究到底是怎麽一回事——它其實是非常需要導師引路和與同行們碰撞交流的,沒有這樣的環境,想要做出成果異常艱難。

像張益唐這樣的例子不是不可能,卻及其稀有,就像從大學退學的人那麽多,世界上卻隻有一個比爾蓋茨和一個喬布斯一樣。

一個人的一生是有限的,如果有選擇的話,當然是把自己放在對目標最有利的環境裏是更好的。

前幾天跟一個中國學生聊天時他問我:“假設付雲皓決定潛心做研究,但無法進入國內高校的學術圈,你覺得他申請國外高校有希望嗎?”

我當時就笑了:“別的學校很難說,但我每年在給CMU數學係篩選博士申請人的時候,幾乎不看托福成績和大學成績,所以如果付雲皓能夠證明他在某一數學領域出眾的能力和思考(這些不一定是要在學校裏獲得的),再結合他的IMO成績,我可能會向招生的同事推薦他的!”

但因為大多數人並沒有兩個IMO滿分的過去和可以讓肄業忽略不計的研究成果,所以還是穩妥一點,好好每門課拿A,好好畢業吧。

沉迷遊戲——並不少見


說了這麽多,也想指出一些兩篇文章裏沒有探討太多,但我認為其實學生和家長們都很應該了解的話題。

很多人可能認為學習不好的”壞孩子“才會沉迷電子遊戲,好學生就算喜歡打也不會到沉迷的地步。但事實上是,作為故意被設計為讓人上癮的產品,電子遊戲對人的殺傷力並不會因為成績或者個人能力而變化。

我在加州理工讀本科的時候,身邊因為沉迷遊戲掛科的同學也不少。其中最讓人難過的一個事件,是一位曾經的國際物理奧賽冠軍,經曆了跟付幾乎一模一樣人生轉折,但不幸的是他最後沒有能走出來,選擇結束自己年輕的生命。

對於年少就有極大成就的人來說,他們其實是比較難接受別人的建議的,因此也可能比常人跌落得更嚴重。所以盡早的引導是很重要的。

我們現在訓練國家隊的時候,會告訴隊員們,數學不是生活的唯一,也會告訴他們現在學習的技能夠幫助他們做成哪些數學研究以外的事情,有哪些與其他學科交叉的應用,盡量給他們展現出更多的可能性,讓他們知道除了沉迷於一件事情以外,生活還會有很多重要的事情,生命也還會有更深刻的意義。

IMO傑出選手都做學術了嗎?


答案是當然沒有,跟付的情況類似,當年有幸一同征戰IMO的我的5位隊友,現在3位仍在學術圈,1位在教書,1位進入了高科技行業,而我則是學術之餘搞起了創業。

再舉兩個有意思的例子:跟我同歲的一位曾經兩次獲得美國數學奧賽(USAMO)全國的人,現在成為了一名職業德撲選手;一位曾在USAMO全國排名前30的選手,雖然沒有機會參加IMO,但在25歲進入華爾街,賺著大多數同齡人無法企及的高薪,卻將自己收入的一半以上捐給了他認為最有效的慈善機構。

我想這兩位,雖然表現形式迥異,但一定都是過著自己選擇的現階段最滿意的生活,而且從社會貢獻的角度來講,後者選擇的方式可能比把其一生都投入科研來得更直接更有效。

給競賽學生的建議


雖然這個建議可能有些老套,但我真心的希望學習競賽的學生們都可以以一種挑戰自我的心態來對待奧賽這件事。

奧賽訓練本身就是一個極好的鍛煉能力、培養戰勝困難的勇氣的機會,但是它的競爭本質又是殘酷的——如果把注意力放在超過別人上,你會發現這個世界的某個角落總是有比你更強的人;把競爭轉變為一場自我修行,實現最好的自己,我想就是能從奧數中受益的最佳方式。

最後,我想再次表達對付雲皓發聲的敬意和欣喜,希望有更多人在溫飽之餘,能夠利用自己的才能,以自己認為合適的方式,為社會、為國家、為世界做出一些積極的,哪怕是非常微小的貢獻!

注:本文轉載自公眾號“羅博深數學”。
我愛亚博app买球^_^
回複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使用高級回帖 (可批量傳圖、插入視頻等)快速回複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冊微信登錄

本版積分規則   Ctrl + Enter 快速發布  

發帖時請遵守我國法律,網站會將有關你發帖內容、時間以及發帖IP地址等記錄保留,隻要接到合法請求,即會將信息提供給有關政府機構。
返回頂部返回列表找客服手機訪問
快速回複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